不能因为禽兽穿上了西装而忘记了是爱吃JB的变态种族

某天,看某场电影(是我喜欢的战争题材)后与六岁的女儿一块聊天,
我:假如有一天发生战争了,你会自么办?
她:我就躺地上装死,等敌人走了我再逃跑…
然后突然问她妈:妈妈,要是我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怎么办?
然后自言自语道:那我还是趴下吧,这样他们就看不到我笑了…

真是无知者无畏,当她再大些,知道了南京大屠杀这样的事件,知道了战争的残酷,知道了中国人当年的大浩劫,她就不会如此的回答了吧,我想,她应该、有权早些知道这些。我是多么希望世上原本就没有发生过如此惨无人道的事情,希望她永远活在快乐当中。
 

但看了张纯如的《南京大屠杀: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遗忘的大浩劫》是快乐不起来的,逻辑紧密又不失充沛的情感,甚至理解了张纯如女士为什么会自杀,当深入了解那段历史时,任何人都会感到无力和绝望。

南京大屠杀:被遗忘的大浩劫《南京大屠杀: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遗忘的大浩劫》封面

 

此书给我印象深刻的有:

1.为什么要杀死30万俘虏?是因为活的俘虏,30万人张口要吃饭,粮食在战争中的重要性,甚至有日本兵东史郎在日记中记录到:“现在一头猪比一个中国人的性命更有价值。因为猪肉还可以吃”(P198);

2.日本人的变态不是今天才有。许多人相信强奸处女能够让他们在战斗中表现更神勇(书中有提到强奸数量在2万~8万之间,割掉女性乳头、孕妇剖肚、YD插入异物、让家庭成员乱伦,不从者杀、切开小女孩的Y道,以便强奸起来更容易),有些士兵甚至随身佩戴着用受害者的阴毛制成的护身符。他们甚至还吃掉中国受害者男性的生殖器,还卖给了日本消费者,他们相信吃了可以壮阳。

3.南京大屠杀这锅不该唐生智将军来背;

4.南京人民,中国人民不应该忘记德国约翰.拉贝家族

5.有网友说:日军先头部队进入南京,发现大批中国军人一起投降,人数竟超过了日军。很多日本兵没有经验,面对着这麽多的俘虏不知如何是好,这时候竟有中国兵教他们该怎么做。这个书中我没有发现,也不知道是不是剪切版。看过英文原版的朋友可以留言说一下。

6.教育思想灌输的重要性(日本19世纪的《教育敕语》为了国家利益,将娃娃抓起进行真正的魔兽训练,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禽兽,这真是对禽兽的侮辱,至少禽兽不会杀人取乐),思想解放、思想独立自由的意义,下面这幅画宣传的就很能说明问题啊~

原书P126~127插图

 

最后对我的感观:2018年,世界杯后日本球迷捡垃圾换来世界人民一片赞誉。可我想说:不能因为禽兽穿上了西装而忘记了是爱吃JB的变态种族,不能因为学会了捡垃圾、不大声说话而忘记了杀人狂魔的身份。
 

相关电影推荐:冯小刚的《一九四二》、《黑太阳731》(需要自行查找了,强烈不建议在吃饭的时候观看)
 

再次纪念张纯如!
 

2019.03.27 1:36

原文链接:,转发请注明来源!

发表评论

  • 1 Responses to “不能因为禽兽穿上了西装而忘记了是爱吃JB的变态种族”
    • 刘新周

      有网友讨论日本再次侵略中国会发生什么,转一个有反思的小故事,如下:
       

      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们与某国打起来了,到底是哪国我现在记不清,好像不是强国论坛里天天喊着要打的日本、美国,也可能是,我着实记不清。反正他们已经打到内地来了。我被送到战场,打山地战、打巷战。我不是自愿去的,“国家兴亡、匹夫有责”的道理我懂,我上有老下有小,是家里的主劳力、我还真不能死。
        那是一次巷战的时候,我们正顽强抵抗着进攻,并肩战斗的都是熟悉的哥们,左边的黑皮是我的邻居,下岗好几年,他老婆天天到市场里捡菜叶;右边的狗蛋是我小时的同学,他在城里打工,家里的土地被村长收走了,前年他回去找村长扯皮,被村长承包了砖厂的儿子打掉一排狗牙;前面的大富是煤窑下工人,从参加工作起就在矿井工作,现在终于调到了地面;后面的二贵牢骚最多,他平日总抱怨老板扣他工资,干最累的活,说他素质低。
        我们抵抗了两天,茶水未进。战斗间隙,我们发现有好多人没来。平日在电视里常见的面孔现在还在电视里鼓励我们战斗;名字常在报刊上出现的人现在仍活跃于各大报刊,开会、作报告;村长没来,他在后方,我们还能听到他还在用喇叭喊话,他的儿子也没来;区长、镇长、乡长都没来,就连二贵的老板也没来。我知道我们是顶不住了,敌人一定会打到城内去。我们都抱定了必死的决心,为国捐躯,死得其所。
        狗蛋不幸负伤了,他的一条腿被炸飞,他快死了。队长让我把狗蛋背下去,送到后方医院。我背起狗蛋,艰难地行进。到了后方,只见公私车辆挤满了街道。我找到村长要台车,把狗蛋送到医院,村长说没有,村里的车乡里调走了。我背着狗蛋来到乡里,只见大小车辆装满了大橱小柜,准备撤退。我找到乡长要辆车送狗蛋,乡长说他太忙,叫我自行解决。我没辙。忽然想起乡长家有台私家车,这时一定停在家里,我只有去试试运气。到了乡长家,只见同样忙得不可开交。乡长的儿子——一位年轻的企业家正往车里装金银细软,他的儿子从学校里接回了,他的姑娘从幼儿园接回了,他的老婆——妇联主任也没上班,正准备撤退。这时我才想起我的儿子不知到哪里去了。他的车不能给我,可狗蛋快死了,再没车狗蛋就要死了。
        我放下狗蛋,扔出了一枚手榴弹,这时我的梦就醒了。躺在床上,我出了一身汗。我仔细想着那枚手榴弹扔哪儿了,我竟想不起来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我没有扔向敌人的方向。

      回复私信